“中国地方债已从4万亿元上升到7万亿元,危机一触即发”。近日,关于地方债务的消息不断掀起波澜。据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去年至今,广东省各级财政负债3000多亿元,从地方政府的债务率和地方政府的负债率这两项重要指标看,广东地方债务水平仍处警戒线之下。但有财政问题专家昨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珠三角个别城市,地方债务问题值得关注,如果出现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增长放缓,有可能出现偿债风险。

  广东:地方债务在警戒线下

  据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4月20日在银监会召开的2010年第二次经济金融形势分析通报会议上的说法,至2009年年末,我国各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7.38万亿元,同比增长70.4%,全年新增贷款3.05万亿元。

  广东的情况如何?近日,广东省财政厅工贸发展处处长孙祖通在向来粤的全国政协专题调研组汇报情况时透露,去年至今,广东省各级财政负债3000多亿元,负债主要是在基层,呈倒结构,越往下越多。

  以此计算两项重要指标:广东地方政府的债务率和地方政府的负债率,均处警戒线之下。

  具体说来:广东地方政府的债务率(债务余额与可支配财力之比),即3000多亿元与2009年全省一般预算收入3649亿元之比,尚不到100%,处于这一警戒线之下。同时,广东地方政府的负债率(负债余额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即3000多亿元与2009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39081多亿元之比,仍不到10%,也处于该警戒线之下。

  隐忧:部分城市债务率超200%

  但具体到部分城市,情况则并不乐观。

  广东当代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杨正浒,目前正在受一些地方财政部门委托,进行地方政府财政负债风险分析课题研究。杨正浒表现出了担忧:“尽管珠三角城市的负债率与全国平均水平差不多,但从三个重要指标看,值得警惕。在一些地方,地方政府的债务率基本上超过了100%,部分已经超过了200%,远超警戒线;地方政府的负债率也已经超过了10%这一警戒线,严重的已经超过20%;还有,一些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超过了60%,有的甚至超过90%,其中部分融资平台公司是在这轮金融危机后成立的,又主要投资于没有营运收入的基础设施项目,一旦发生债务风险,地方财政肯定要为这些债务兜底。”

  杨正浒分析,从这三个指标静态来看,这些地方负债风险水平已经很高;动态来看,如果出现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增长放缓,就有可能出现地方偿债风险。

  悖论:谁举债多

  对于全国各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的快速增长问题,杨正浒指出,原因在于我国现行的财政体制导致财权向中央财政上收,事权向地方财政下沉,财权和事权不对等;再加上我国现行的预算法又禁止地方财政出现赤字和举债,于是地方政府便通过大量的隐形举债来解决财力问题;另外,现实中是“谁举债多,谁政绩大”,而且,借债的人不用还债,用钱的人不用借钱。

  对此,杨正浒建议:一是要把政府负债纳入预算,实行全口径风险管理;二是要规范政府的负债行为,理顺地方政府投融资的责任制度;三是要在融资平台公司和政府财政之间建立“隔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