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森和徐克合作的作品《英雄本色》造就了香港警匪片的经典。吴宇森对徐克有提携之谊,是他把徐克推荐给嘉禾公司当导演,吴宇森自《英雄本色》之后,许多作品都与徐克电影工作室有关,只是其后两人在电影之路上渐行渐远。在接受香港《明报周刊》采访时,吴宇森坦承,拍《英雄本色》续集时,他与徐克已存在分歧,在1988年的《喋血双雄》进行了最后一次貌合神离的合作后,徐克和吴宇森终于分道扬镳。

  【忆苦思甜话当年】

  阔别华语影坛16年后,吴宇森携《赤壁》强势回归,外人看来风光无限,但其中滋味,吴宇森冷暖自知。他感慨地说:“我是不轻易向别人诉苦的,但《赤壁》是我拍戏以来最辛苦的一部,的确很辛苦。”两集《赤壁》由筹备至拍摄完成历时超过三载,先后经历集资、临阵易角、预算超支、意外伤亡等问题,最后连自己的导演片酬也押上,吴宇森颇为苦涩地说:“我拍《赤壁》是没有片酬的,最大的片酬就是每天两顿饭。我太爱这个戏了,所以金钱不是重要的问题。而我个人也很满意《赤壁》这部作品。”

  1986年徐克电影工作室制作的《英雄本色》,是吴宇森导演生涯的首个事业高峰。但此前他也曾捱过一段不得意的日子,当时他离开嘉禾公司过档新艺城,被派往台湾当总监。吴宇森说:“最潦倒的阶段是在台湾,是在拍《英雄本色》之前,当时意志很消沉。因为最初离开嘉禾转投新艺城,是以为他们会支持我拍一些我心目中的杀手片、警匪片,但新艺城以喜剧为主,有人认为我拍喜剧不行,我也根本不想拍喜剧。后来就被派往台湾,那时拍戏不卖座,片酬变得很少,不够钱就要向人家借钱。”谈起当年,吴宇森唏嘘不已:“当时连老婆看医生的钱都不够,在台湾我虽然是总监,但没法拍自己想拍的电影,幸好徐克、泰迪罗宾飞到台湾安慰我,还在我的电影中客串,他们二人给了我最大的支持。”

  【好友从此是路人】

  与徐克合作的《英雄本色》让吴宇森扬眉吐气,成为香港影坛炙手可热的人物。《英雄本色》在商业上取得的巨大成功也令徐克决定开拍续集。但吴宇森对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并不赞同。吴宇森说:“我不想重复自己,《英雄本色》后,我不太想拍第二集,但公司、发行商、观众都有这个要求。但(第一集中)小马哥已中枪死了,怎么拍续集呢?我于是构思了一个剧本,拍小马哥、豪哥他们的前传,描写他们从小成长奋斗的过程,就像《教父续集》回忆之前的事。”

  但此时徐克的重要赞助者石天表示有意要轧上一角,徐克立刻拉来快枪手倪匡,把吴宇森原来的剧本改回续集,给小马哥造出一个孪生弟弟,还为石天硬塞进去一个重要角色。吴宇森表示:“当时我已觉得我和徐克在创作上不是太协调,但并不至于让我们很难相处。”吴宇森最终妥协,枪战场面的暴力美学风格成了他惟一能够坚守的阵地。

  1987年底,《英雄本色2》借着首集余威继续夺得票房佳绩。不过,徐克和吴宇森在创作上的分歧却愈来愈明显。吴宇森爱用大量的慢镜头强调角色的气势,而徐克对动作场面的处理则讲究让人目不暇接的凌厉。在1988年的《喋血双雄》进行了最后一次貌合神离的合作后,徐克和吴宇森终于分道扬镳。吴宇森称:“我一直欣赏徐克,他拍电视剧时我还不认识他,但我看他的片段已觉得很有电影感很精彩,那我就推荐他给嘉禾公司当导演。他的确很有才华、很感性,我们也一直是好朋友。后来在《喋血双雄》变得有些冲突,我喜欢用慢镜,他则提议我不要用慢镜,在创作上有分歧,那我便觉得分开更好,我有我的创作,亦没影响我们间的感情。”

  尽管吴宇森与徐克的决裂人所共知,但他们却从未公开发表过任何指责对方的只言片语。吴宇森将夭折的《英雄本色》前传的故事拍成了《喋血街头》,也正是这部戏让他吸引到好莱坞片商的视线。徐克也同期拍摄了《英雄本色3》。两部影片都将故事背景放到上世纪70年代的越南,讲的都是男人的故事、兄弟间的情分。只是,这对于现实生活中的两位导演来说,却已是恍如隔世,再难聚首。